连灯泡都换成最小瓦的

2019-06-04 10:11:00
yyhadmin
原创
6
为了留住保姆,弟兄仨买了新被褥、新电视,又嘱咐保姆要舍得买菜买肉。许海鑫说:“我父亲躺在床上,说沾了保姆的光,可以看电视了,不用再听收音机了。”   许海鑫说:“一家人总是一边抱怨他,一边还心疼他,同时心里还有疑惑,安庆石化效益还很好。和父亲同岁的退休工人,舍得吃用还有存款。可他却分文未留,他的钱都花到哪儿去了?”   许海鑫弟兄仨看不下去,买菜买肉送去,但父亲板着脸,坚决不要子女花钱。给父亲买衣服,父亲扔在一旁从不穿上身,以此杜绝子女再次买衣服的念头。   许海鑫说,这些沉甸甸的捐款单,就是父亲留给子女的最后一笔“财富”,他们会把良好家风传承下去。   有一次,家人发现许惠春主动买个猪蹄,这成了许家的新闻。一家人本来挺开心,本以为老人年纪大了,不再心疼钱了,没想到老人“猪蹄子吃完,骨头舍不得扔,洗干净后又放到锅里煨汤。”   这几十年,不时有电话打到安庆石化办公室,电话来自全国各地,却有着一个共同的诉求,寻找曾帮助过自己的“李记”,但最终都没能找到。   老人生前每月有数千元退休金,本应生活无忧,但他平日生活清苦,连主动买个猪蹄都成了家里的“新闻”。老人去世,没有留下一分钱存款。子女整理遗物时,却发现厚厚几沓捐款单。儿女们这才知道父亲隐名资助受灾群体、困难家庭的善行义举已经默默持续了近40年。   “李记”隐名捐善款的事迹成了全厂上下的热门话题,“李记”也成为安庆石化第2届“讲奉献十件好事”颁奖大会上唯一缺席的获奖者。   1998年夏天,安庆遇到百年不遇的洪水,安庆石化工会收到一封特殊的来信。信写在一张3000元定活两便的存单背后,只有短短的一行字:请将此款转给灾区,李记。“李记”的名字再一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。   “我父亲是最普通的工人,退休前是八级木工。”许海鑫介绍,父亲祖籍无锡,生于1932年,14岁时只身一人前往上海做学徒,1951年成为国营职工,1956年响应国家号召支援大西北来到兰州玉门油矿工作。随后,转战安徽淮南、湖北等地。1974年,许惠春来到安庆石化,直到1992年退休。   小儿子许海石说,捐款单散放在各个箱子中。在已找到的捐款单中,年代最久的是1981年的一张捐款单。捐款单已经发黄,金额为20元。   安徽迎来“倒春寒” 近期气温“变脸”太快这几天合肥迅速升温,但是初春的气温如同少女的心,你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起变化,据气象部门预报,今天白天安徽省南部地区将迎来雷雨天气。而且未来一周冷空气活动频繁,全省气温起起伏伏。 据预报,今天白天,安徽省淮北地区阴天转多云;淮河以南阴天,…【详细】   看着父亲留下的一张张捐款单,弟兄仨提起来往事仍忍不住掉泪:“我们之前抱怨过父亲,说怎么能把生活过那么清苦,怎么这么抠、怎么连一分钱都不舍得花……”   安徽明确今年民生工作九大任务稳定和扩大就业、办好公平优质教育、推进健康安徽建设 做好社会保障工作、推动文化繁荣发展、强化公共安全和社会治理 加强基础设施建设、着力改善生态环境、打好精准脱贫攻坚战 近日,省政府办公厅印发《2019年全省民生工…【详细】   从那以后,老人年年捐款。捐款数额从几十元至万元不等,每年数量都有增加。从捐款单来看,许惠春捐款的面儿很宽,这里遭水灾了,他捐款;那里遭震灾了,他捐款;慈善活动,他捐款;希望工程,他捐款;在报纸上,看到素昧平生的人有难,他也伸出援手。   许家并不富裕,直到现在弟兄仨还骑着电动车。许惠春的老伴章美芳股骨头坏死,现在患有阿尔茨海默病长年卧床。许海鑫说:“我们家不富裕呀。我父亲九十年代初,一捐就是1万元,要知道那时候万元户都不多。”   许海鑫说,父亲省吃俭用,买菜永远买最便宜的,连吃剩下的菜汤都不舍得扔,还留着泡米饭吃。穿衣更是朴素,一年到头就几件工装。家里是用了几十年的老家具,连灯泡都换成最小瓦的。   青海玉树地震时捐款3000元,甘肃舟曲地震时捐款3000元……家人已找到的汇款单,总额已经超过10万元。这些捐款有相同的特点,每次都用虚拟地址,署名都是“李记”。   1991年,安徽省颍上县遭遇受特大洪水,其中寄自安庆石化、署名“李记”的多笔汇款引起媒体的关注。然而,经过多方寻找,整个安庆石化并没有“李记”这个人。   “当年,大家从受赠人处了解的捐款数额分析,推测‘李记’应该是收入高、家庭条件好的这一类人群。怎么也想不到,许惠春这名老工人就是‘李记’。”一些安庆石化的老工人回忆。   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新华社北京3月27日电近日,中央办公厅印发了《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》,并发出通知,要求各地区各部门认真遵照执行。 《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》全文如下。 第一章总则 第一条为了深化公务员分类改革,…【详细】   2016年,许惠春因脑梗卧床不起,家人为他请了位保姆。许海鑫回忆:“保姆来了直噘嘴,说我父亲家怎么破成这样,水泥地面、墙上贴着报纸,连个像样的家电都没有。”   许惠春的大儿子许海鑫说,从已整理的单据来看:从1981年起,老人开始年年捐款,多数年份捐款20元至1万元不等。仅在上世纪九十年代,就有两笔大额捐款,每次1万元。
文章分类
联系我们
联系人: 真人视讯
Email: 1586171493@qq.com
QQ: 1586171493